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一次用心的sm
一次用心的sm

一次用心的sm

在现实生活中,不论家人、亲戚、朋友、同事都给我打上一个正派、上进的标签,确实在我现实生活的圈子里我真的是这样。可能表面越是光鲜的人总会有阴暗的一面,只是我善于伪装,其实这没有什么不好,两个我都是真实的我,只是我不想把两个世界搅到一起,那会是一种很混乱的状态。我背后有阴影,因为我面对阳光,我喜欢阳光灿烂,也享受背后那一抹阴凉。

  今天说到SM,其实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是理解不了的,也没有探寻过那个世间,总是会把SM和变态想到一起。丽是我捞瓶子捞到的,当时瓶子里说喜欢疼痛的感觉,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SM,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当时是2015年,那时候出了一部电影叫37度灰,那是我真正看过的一部有关SM的,总是觉得那些所谓的滴蜡、捆绑好像太过于形式化了,有种为了绑而绑的感觉,我只能把它理解为重口味的情趣。

  好奇心让后对她产生了兴趣,我问她是不是M,她说不知道,我说那来做个测验吧,看你是不是。其实我也根本不懂什么SM,也没有尝试过,就是把SM简单的总结为因虐而爽。
  她接受了我所谓的测试,其实也就是回答了我几个问题,从小到大受到最大的刺激,然后感觉自己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最大的问题,还有她对疼痛的反应,以及性经历之类的,无非就是从侧面多个角度了解她的信息,然后方便自己给她总结出一个结论,结论没有对错,只要她信服那就是对的结论。她是ZJ人,在YZ读大学,学计算机的,大三了。YZ离南京不远,一个小时车程。她说她觉得她有点女儿奴,当时我根本不懂女儿奴是什么,她从小她爸爸就很凶,从来没有鼓励肯定过她,总是说她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来都是否定,否定她的所有,让她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差的孩子,这就像一个种子从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越长越大,她说她对父亲有莫名的恐惧但是又渴望得到父爱。关于性,她说她从幼儿园就觉得夹腿舒服,就一直有那样的习惯,然后慢慢的长大知道了自慰,而且发现自己对疼痛有别样的感觉,大学交过一个男友,但是觉得普通的做爱似乎并不能让她满足和兴奋,她说她喜欢被撕咬的感觉,可是她并不敢对她男友说,他男友也并不了解她的感受,如此的恋爱自然不能长久,分了之后也就懒得再找了,她说自己比男人好用,但是仿佛又缺点什么。
  交谈让我对她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我觉得她有受虐的倾向,当初大学时和女朋友选选修课,学过一门犯罪心理学,虽然是选修课,但是我学的比专业课还好。我没有尝试过SM,但是那时候我真的想尝试一下,想到自己能够去调教一个女奴,也莫名的让自己感到兴奋。
但是并不是我想和她SM就可以的,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何况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M,而且我也根本不是什么S,再说了就算她是M,但也不一定就是我的。
  我开始游说她,并不是什么深情的哀求说什么我们试试,游说有很多种方法,关键在于要别人信。我说通过我对她的测试断定她就是一个M,她问为什么,我说因为我是一个S,我在她面前摆起了资深的谱,其实我根本不懂什么SM,当时说的一些关于SM的理论都是我凭空想象的。我和她说SM并不是打两下、捆一捆,让你到公共场所脱个衣服什么的就是SM,那些都是外行哄骗无知者的话,骗她们上床的托词罢了。而且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S,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M,需要两个必不可少的条件,一个是先天的,一个是后天的,先天的是体质、后天的是经历,比如你对疼痛的敏感,这就是先天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这样的体质,后天的是你的经历,因为你对父亲的恐惧,而且这并不是单一的恐惧,有恐惧也有深沉的爱,渴望得到她的关注,他对你的否定让你觉得既得到关注有让你对这种关注产生恐惧,然后基于这种恐惧和你先天受虐的体质,让你需要通过肉体的疼痛来感知快感,与其说是感知快感,更应该说是用快感来抵消痛苦的伤害,通俗的说就是以毒攻毒。施虐只是SM的一种表现方式,对心灵的抚慰才是内在,真正的SM不是放纵和堕落,而是积极的追求和超越。
  说实话,有时候我自己都佩服自己这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其实世上本无道理,只要你有理有据的说了,听的人信了,这就是道理,久而久之并成了公理。
  丽相信了我的话,她说她曾经一度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所谓的M,她也看过SM的一些知识,但是觉得那些并不是她想要的,她也觉得那是一种放纵的堕落,但是她并不愿意那样堕落。她觉得我所说的才是SM,因此她也确信我就是一个S,一个真正的S,这让她愿意尝试探寻所谓的SM。

  我并没有急于和她成为真正的S和M的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去维系S和M的关系,如果整体让我去虐一个人,那是一种极其变态的行为,我做不到。而且因为南京和扬州距离,我怎么去虐她这也是问题,如果就像那种给她发给指令让她去干个什么,然后拍个照给我看一下,我觉得那样一点意义都没有,低级而无聊。

  我和她说,S和M必须是充分的信任的,而且需要很多的沟通,必须是建立在充分了解的基础之上才可以,一旦确立了这种关系,那么M在S面前就必须完全的失去自我,只有服从。她说她愿意试试,我让她考虑清楚,她说她考虑清楚了,我说并没有那么简单,并不是你说你能丢弃自我就可以丢弃自我的,如果你想成为我的M,那么你必须做一件事,以此作为你的投名状。做到这件事,我便接受她作为我的M,任务并不难,但是却很难做到,对着镜子一件件脱去衣服,然后跪在镜子面前,把内裤塞到嘴里,刺破食指写下臣服的“臣”,用中指自慰出水写下臣服的“服”字。面对镜子是让她正视自己的所作所为,脱去衣服是让她从此在我面前褪去所有掩饰,内裤塞进嘴里是告诉她M在S面前没有话语权,刺破手指是要忍受疼痛,自慰是要忍受屈辱,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两个字“臣服”。
  我给她三天的时间去考虑做这件事,期间我不会理她,做到了那便是我的M,做不到那就结束。其实我并没有对她抱很大的希望,因为我的要求足够变态,很难办到,应该说完全办不到,但是她真的做到了,说实话当我看到她发来她完成视频的时候我很震惊,我开始怀疑人性的底线,这让我觉得SM真的是一个像传说中真实的存在,而这一切真的要发生在我身上,让我兴奋而又彷徨。
  人是要信守承诺的,一个女孩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付出,应该说她是满怀期待的,如果我不去认真的对待,那我便辜负了别人,辜负了一个在你面前放下所有的人的期盼,这是人仁不义的。我开始思考如何去调教她,我依然相信一个准则,我不管真的SM是什么样的,在我这它不应该是堕落和沉沦,它应该只是一种工具,一个手段,而我只是要用这个工具让她变的更好。
  我并没有按照通常的SM的套路去让她做我的奴,然后我是她的主人,那样我不知道如何与她交流,我和她说,S和M之间是可以正常交流的,但也是要服从的,我把自己劈成了两半,我说以后我会有两个身份,一个是男友,一个是爸爸,你和男友是可以讨论交流的,甚至可以任性,但是你在爸爸面前只能臣服,向纳投名状时那样的臣服。男友会给她温暖,而爸爸只会给她任务,在我们相处的过程中,有任何的疑问、委屈、困惑都可以和男友说,但爸爸就一定是冰冷的那个。
  这种双重身份的设定,让我和她没有了交流的障碍,我用一个身份给她任务,用另一个身份和她交流为什么给这个任务,然后对她的完成进行评价和建议,爸爸会因为她做的不好而给她惩罚,而男友会告诉她为什么罚她。
  她说她不够自信,然后总是喜欢否定自己,所以做什么都坚持不了,不是不能坚持,就是不断的质疑自己然后放弃。成为SM关系后,作为爸爸身份我给她的第前两个任务,一个是让她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大喊出来,还有一个任务是让她每天7点固定的给我发一条语音信息“爸爸我来了,请交给我任务”。
  她在做第一个任务的时候,那天她在外面走了很久,喊了好几次但最后都是喊不出来,我用男友的身份鼓励她,最后她喊出来了,然后我再让她喊,她也都喊出来了。
  每天的签到她开始都能如期完成,但是过了几天她就出现不及时、或者忘了的情况,我并没有去提醒她,只是在突然的时候,用爸爸的身份给她惩罚,我对她的惩罚很残忍,跪在床上写自己的名字写100遍,乳头上夹着晾衣服的夹着,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才可以把夹子拿下来,名字的字迹必须清楚,如果有一个潦草,所有的重写。第一次出现不及时报道,写100遍,第二次不及时200遍,第三次不及时300遍,第四次以后每次400遍,没有选择累加,因为我知道人有极限,突破她的完成极限,她完成不了那就没有意义。
  我用男友的身份和她说,给你的这两个任务,其实第一个让你感觉很难但是做起来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难,第二个任务看起来很简单,但是真正能做到却很难,生活也是如此,很多很难的事其实很容易做到,但是很多很容易的事想坚持却很难。
  我对她的调教并没有太多的情色,更多的是教给她人生的一些哲理,用实践和行动的方式让她真正去懂得那些,这个时候我更像一个慈父和兄长,我希望看到她变的更好,让他感觉到一个假父亲能带给她的温暖,这是她需要的。
  同时我对她的惩罚也是残酷,其实真正最折磨人的惩罚并不是肉体的疼痛、屈辱,这些对于一个M来说很容易,最折磨人的应该是机械的重复,枯燥,然后伴随着肉体的疼痛,所以对她来说最有效的就是写名字,只是那个夹子夹的位置不同罢了,我觉得我对她更多的虐心,而不是虐她的肉体。

  说起和她的性,我和她上过床。一开始我就和她讨论过关于上床的问题,我和她说爸爸要求你和他上床你必须和他上,但是我从来没有用过这个身份去逼迫她给她这样的任务。男友是不会要求你和她上床的,但是我相信有一天你会愿意和男友上床。开始的调教更像是教导,虽然南京和扬州很近,但是我并没有去找她,真正她愿意和我上床,其实更多是她愿意和男友身份的我上床。而这一切也都是源于她的父亲,真正的爸爸。她家是开作坊的,生产那种传送带,她学计算机的,我知道单一的技术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把管理和技术融合才能大幅度的提高她的能力,我以男友的身份教她管理学的东西,管理没有实践是很空的,我就拿她爸爸的作坊作为管理整治的对象,一个雇了十几个人的小作坊哪有什么管理可言,正因为没有管理,所以管理才会有效。我把我实际工作中管理的经验还有这些年作为企业培养对象所参加的各种培训学到的东西应用在她家的作坊上,两个月,我和她就探讨方案,修改了无数遍,我只给她启发和建议,最终她完成了她的方案,有血有肉,实际且可行,然后正好是暑假,她带着她的方案回家了,然后开始给她爸爸建议,其实哪有对孩子不好的父亲,只是教育的方式过于简单罢了,确实她的方案和建议是有限的,最直观的反应就是效率和成本,效率提高了成本降低了。她说她爸爸很开心,对她很佩服,这么多年了她难得的听到父亲在家人朋友面前说她女儿能干,这让她觉得很温暖,很有成就感。而这一切都源于这场SM,源于那个所谓的爸爸和男友。开学她会学校,先高铁到南京,然后再去扬州,在南京的那天她说她想见我,一个小女孩,从老家给我背了一条火腿过来,她和她爸说是送给老师的,她爸还说她变聪明了。晚上自然而然的就发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孩,但是她真的是她说的那种M体质,而我真正上床的时候确实不是一个S,我做不到那些,我是希望温馨唯美的,那种狂躁的撕咬虐待我做不到,所以过程并不美好。
  回到学校,我们还是继续着S和M的关系,她是挺聪明的女孩,只是不够自信和勇敢,而我只是用爸爸这个角色去逼她做原来不敢做的事,很多不敢做的事慢慢的就敢做了,也就勇敢了,当你能做好一件事,再做好一件事,然后做好很多件事,那自然会变的自信,就像当初说的那样,她确实在慢慢的变好,一点点变成了她自己喜欢的样子。
  但是有一件事让我始终根根于怀,对于上床我是有点偏执的,一直以来我觉得我最大的快感来源并不是生理上获得的快感,而是让女人满足后我内心的那种快感,但事实我和她上床,并没有给她带来快感。我开始计划如何和她做爱,如何能够让他获得快感,以我的方式。我分析她的兴奋点,她说一个是疼痛,一个是羞耻感,这两种感觉能激发她身体的快感,我仔细想,如何最大程度的让她感到疼痛和羞耻,显然在大街上把她扒光毒打一顿是不可能的。
  一个周末,我和她说我去扬州,用爸爸的身份给她一个任务,让她去指定的酒店开一间房等我,准备一个眼罩,把房间号告诉我,然后要求她在房间脱光自己,用眼罩蒙住眼睛,就站在门后面,抓着门把手,我会来敲她的门,约定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她给我开门。
  我并没有约定的时间就过去,故意晚了一刻钟,就是为了让她等的焦急,脱光了,又在黑暗的情况下,时间会变得漫长,等待会变得煎熬,而且蒙住的双眼让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按约定敲门,她开门,在门后,赤条条的,我没有说话,把她拉到房间里面,让她就那样站着,我只看着她,她只知道我来了,而我做什么她不知道,她只能站在那,我什么也没做就那样看着她,慢慢的她开始感觉恐惧,我能看到她身体开始有点发抖,而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我解开皮带,走到她后面,抽了她屁股一下,突然的抽打虽然不是很重,但足够让她害怕,她叫了一声,然后又是静止、等待,空气都是紧张而沉闷的,又是突然的一下,然后静止,我看到她眼泪出来了,呼吸也开始急促,第三下,我并没有抽打她,只是把皮带弄出啪的声音,她已经是惊弓之鸟,说不要。我觉得当时的我好变态,可是那样的变态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快感,或许这就是人隐藏的兽性,恐惧、黑暗、赤裸这种折磨比单纯的捆绑要更让人窒息,我怕她崩溃,那就失败了,我也脱掉衣服,从后面抱着她,开始吻她,揉她的胸,突然的温柔和拥抱的体温让她有安全感,她开始回应我,摸到她的下面,已然汪洋一片,我又放开她,重复之前的游戏,突然的抽打,然后安静,最然后温柔的爱抚,她像一只在暴风雨里迷失的小猫,不安但是又享受着这种温暖,我并没有很温柔的去对她,把她按在床上,用最粗暴的后入,疯狂的操她,她放肆的叫着,带着哭腔。直到最后,我都没有解开她的眼罩,就那样抱着她,只是让她躺在我的怀里,告诉她没事了,都好了,我像哄婴儿睡觉一样轻轻拍打着她哄她入睡,因为紧张、因为激烈的做爱,她很累,放松下来之后便睡着了。看着她在怀里睡着,我开始思考我和她的未来,或者说结局。这种关系显然是世人所不能接受的,而且我和她之间的爱情,她对我更多是信任和依赖,因为我们还有那一层关系,多重关系的纠葛,很难理清。
  她睡着后我就解掉了她的眼罩,等她醒来,她说仿佛是做了一场梦,梦里很可怕,但是那种感觉又是非常的兴奋,恐惧但是又要忍不住尝试,甚至期待,她说她高潮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而我却告诉她,那一切只是一场梦,梦醒来,现实中温暖的怀抱才是真实的,所有的一切都要回归到现实,而我们能做的就是要让我们能够感知的现实变得温暖,因为那才是最终的归属。
  之后我们继续着约会上床,但是我并不喜欢SM的虐待,我想把她带回到正常的生活,告诉她做爱本应该就是温馨而唯美的,那才是温暖的现实,虽然收效甚微,但是我让她知道了SM之外的现实的做爱应该是怎么样,至少以后她不会抗拒,不抗拒就可以慢慢的接受,就可以融入这个世界中最普通的生活,我和她的SM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我并不知道S应该怎样,M应该怎样,但是我知道以后会怎样,就是我们都要像普通人一样融入这个社会,接受并且履行这个世界最普遍的价值观,而SM与现实世界却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完】